第473章 苏宇的超级大杀器(第二章求订阅)(1/2)
万族之劫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夏侯爷沉默。

  有人却是没沉默,洪谭此刻也走了出来,看向张启,轻声道:“张启,你也是老辈强者了,知道我师兄弟这一次齐聚南元的意思,现在……无人不可杀!张颖被我师兄击杀……便是活该!你焚海王一脉,此刻非要出头吗?”

  张启看向他,沉默片刻,“我是我,我父是我父,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但是……柳文彦杀我爱女,张颖要抓他,也只是按照规矩办事,何错之有?”

  多神文一系齐聚南元,什么意思?

  引出那背叛的无敌!

  都快成公开的秘密了!

  而此刻,张家出头,不得不让人怀疑张家的态度,然而,背叛的无敌,这么愚蠢的吗?

  此刻,洪谭和柳文彦也是皱眉,没再说话。

  夏侯爷睁眼,叹息一声,开口道:“直说吧,你想做什么,要什么?”

  “一块承载物。”

  “……”

  四方安静的吓人。

  连柳文彦都愣了一下,他杀张颖,只是为了震慑四方,震慑这些求索境的家伙,张启露面,他以为要爆发战争了,都准备好了战斗。

  可是……张启在说什么?

  张启平静道:“柳文彦,我女儿只是按照规则办事,没有逾越之处,规则,也是八大家一起制定的!而非我女儿人一人制定的!你杀其他人,求索境制裁你,合情合理,你却是杀了他……多神文系有你们的目的,张家无意参与,张家只是按照规则来,但是……现在你坏了规则!”

  柳文彦震撼无比,看着他,忍不住怒道:“你一直在?”

  张启一直在附近?

  张启不语。

  四周,元庆东这些人都是不寒而栗!

  这……都疯了吧?

  为了证道,都疯了!

  张启快进入日月九重了,进入了,就需要承载物,才有希望证道,而今,他在做什么?

  元庆东这些人心底里都发寒!

  刚刚柳文彦杀人,他们虽然惊惧,但是也没这个害怕,此刻,真的害怕,真的心寒!

  张启如此……他们的父辈呢?

  这一次,他们来的都是日月前期,中后期的一个都没来,他们的父辈在哪?

  元庆东咽了咽口水,心中寒意大盛!

  疯了!

  都疯了!

  这些人为了证道,都成了疯子。

  张启一定早就来了,他故意的,他故意等柳文彦杀了他女儿,也许……就是他传音授意张颖的,要不然,张颖真的会说这些话吗?

  ……

  此刻,何止他们心寒。

  四周,一群万族强者,都是心寒无比,这人族的家伙们,太狠了吧!

  夏侯爷也是一声叹息,看向张启,半晌,沉声道:“你要承载物?”

  “对!”

  张启平静道:“我焚海一脉,并非叛徒!而是人族功臣!我父,为人族立下汗马功劳,我也为人族征战多年,我不是叛徒,我女儿也不是,柳文彦杀了她……你们哪怕真的引出了叛徒,杀了叛徒,也和我们无关!因为,我们不是,若是我们不是叛徒……柳文彦,你的错,就大了!”

  夏侯爷似哭似笑道:“所以,你答应私了?是吗?”

  张启沉默。

  “哈哈哈!”

  夏侯爷有些无奈,有些悲哀,“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张颖,不是叛徒,张家也不是。

  当然,现在不好说。

  但是,张启并非因为自己是叛徒而来,他是想卖了自己的女儿,换取一块承载物,这……夏侯爷无法想象。

  然而,张启说的不错。

  柳文彦杀人,终究还是坏了规矩的。

  除非这次他死了,否则,焚海王一旦不是叛徒……张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哪怕大秦王、大夏王他们出面,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张启心太狠了!

  因为他想证道!

  所以,他坐视女儿被杀,只为了一块承载物。

  夏侯爷叹息一声,很快,再次笑了,笑的莫名,“行,给你,我夏家或者柳文彦,若是夺取了承载物,给你一块!张启,你让我刮目相看,我只想知道,焚海王知道吗?”

  张启平静道:“不知道,我觉得我父亲是好人,当然,我不确定。你们尽管引诱便是,若是我父是叛徒……这承载物,不需要了,因为我也是叛徒之后,若是我父不是叛徒……夏家和柳文彦若是得到了承载物,必须给我一块。”

  “……”

  这一刻,真的让四方强者长见识了!

  柳文彦也是似哭似笑,好狠的家伙,他杀人,他不后悔。

  可是,他杀了张颖,最终出现的张启,却是让他打心底有些发寒,这家伙,有错吗?

  若是这家伙不是叛徒或者叛徒之后,他没什么错。

  他女儿被杀了,他选择了私了,开价一块承载物!

  给吗?

  再把他给杀了?

  这一切,和柳文彦预期中的完全不同。

  身后,王老也是眼神复杂地看向张启,许久,叹息一声,喃喃道:“最是无情……帝王家!”

  一声叹息!

  用一个不太中用的女儿,换一块承载物,划算吗?

  划算!

  但是,人是有感情的!

  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价值来算的,而张启,冷血的让人害怕!

  可他没错,他女儿又不是他杀的,杀人凶手是柳文彦。

  他只是选择了私了!

  没错,但是太过于冷血,甚至是自私到了极致,可此刻,夏家也好,柳文彦也好,都没再吭声。

  求索境……怎么成这样了?

  夏家可以拒绝,柳文彦也可以,他们都不在乎以后了,还怕什么?

  可是,这一刻他们答应了。

  没再拒绝。

  张启这人,疯了,无情到了冷血变态的地步,他们不想和他多说什么。

  张启却是很平静,收敛了女儿尸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好像,刚刚他来,只是为了给女儿收个尸。

  ……

  远处。

  “无情啊!”

  苏宇一声感慨,滋味莫名道:“这样的人,能证道吗?这样的人,配证道吗?”

  一旁,玄甲冷漠道:“能,也配!诸天万族,这样的无敌不是没有,只是……没这么直接罢了!张启……焚海王之子……我也算长见识了,当然,若是张颖不是他亲生的……搞不好是他老婆给他戴了帽子呢,这种人,也许会很强的,只是……希望不会有太多人学他!”

  张启把无情表现到了极致,冷血的不像活人。

  当然,诸天万界,生灵无数,这种人不是没有,可对于苏宇而言,却是有不小的冲击。

  冲击的他,都想杀了这家伙算了。

  这样的人,若是真证道了无敌,他会庇护人族?

  他会为人族征战?

  他女儿都不要了,为了强而强罢了,到头来,卖了人族差不多。

  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价码的!

  ……

  苏宇滋味莫名。

  人族都是如此,而万族当中,却是有人笑道:“干的漂亮!张启……焚海王之子,厉害!手段高明,佩服!倒是可以借鉴一二,哈哈哈!”

  有人幽冷道:“焚海王……也许就是那个叛徒呢!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老子,我看啊,别找了,夏家有什么底牌,尽管拿出来,和焚海王一决生死算了!”

  诸天万族,都在判断,夏家是否有什么底牌。

  也许就是原始教主!

  当然,也许不止。

  万族现在不敢贸然闯入遗迹,也是和这个猜测有关,夏家也许还有底牌。

  至于煽风点火,太正常了。

  万族巴不得人族内讧到了极致,自己和自己打起来。

  焚海王之子,让人大开眼界。

  此刻,抓到了机会,岂会不煽风点火,一个个笑的意味深长,有人看向元庆东那边,幽幽笑道:“八大家好算计啊,难怪来的都不强,不会都是打的这主意吧?柳文彦,多杀点,夺个八块承载物,一家分一块!”

  “哈哈哈!”

  一群强者狂笑。

  夏侯爷不理他们,看向柳文彦,叹道:“回来吧!”

  柳文彦也没再说什么,在叶鸿雁和柳家大伯的护送下,朝南元城内走去。

  夏侯爷平静道:“你们想死的,尽管拦!夏家奈何不得其他人,杀你们……还是有把握的!”

  有人幽幽笑道:“那当然,侯爷放心,你人族那背叛的无敌不出来,我们不进去,哪怕遗迹给你们夺走了,哈哈哈!”

  “诸天万族,看你夏家钓鱼,我们也想看看,那位是谁呢!”

  “是你夏家钓到了大鱼,还是鱼太大,把你们给拖下水了,我们都等着呢!”

  “……”

  一位位强者大笑,夏家的计,算阳谋。

  他们也想等等看,夏家的底牌是什么,也想看看,那人族背叛的无敌,到底会不会出现?

  当然,前提是柳文彦,真的能继承遗迹,有证道把握,否则……那位可未必会出来。

  大戏,要开幕了!

  一群人笑容满面,敢留下的,自然都有几分把握,没把握的,早就撤离了此地,在外围守着。

  这遗迹,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一群人都在等待着!

  等待着遗迹的出现,等待着那位无敌出现。

  ……

  柳文彦入城了。

  顺利入城了!

  而苏宇和猎天阁其他人,依旧在外围守着。

  苏宇看向南元,心情有些起伏,许久,开口道:“长老,就为了证道,什么都抛弃了,真的值得吗?”

  玄甲沉吟了一会,摇头,“别问我,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你!有人觉得值,有人觉得不值,有的人,暗地里做了什么都不稀奇,抛妻弃子,杀儿杀父……万物生灵,太多了,也太常见,张启这人……看到的人多罢了,你没看到的,也许不知道多少。”

  苏宇点头,想了想,传音道:“长老,那你觉得,他该杀吗?”

  “该杀!但是……”玄甲传音道:“不能杀,除非他被证明了是叛徒,否则,你杀一个无敌的嫡子,你凭什么杀他?他父亲为人族征战,他也为人族征战,你凭什么去杀他?”

  苏宇默然。

  这一刻,他想到了什么。

  心中,微微一动。

  有人说……他也许要遗臭万年了!

  他……和自己想的一样吗?

  他料到了这一切吗?

  若是……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他真的遗臭万年了,起码,人境容不下他了!

  苏宇,莫名地有些悲哀。

  你想做的,和我想的是一样的吗?

  你引来了这么多人,甚至早就在布局,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吗?

  ……

  这一刻,苏宇朝北方看去,那里,是大夏府府城。

  那里,有修心阁。

  ……

  修心阁。

  万天圣在看南方,隔着千里,在看南方,在看南元。

  当张颖被杀的那一刻,他好像笑了。

  当张启作出选择的时候,他笑的更明显了。

  “人心……人性……”

  喃喃一声,笑了笑,万天圣收回了目光,看向天空,好像在看诸天战场。

  诸位的顾虑太多了!

  诸位的牵制,太多了。

  我,清道夫。

  这世间黑暗,我来清扫。

  希望你们的怨,你们的恨,都集中在我身上,我来承担,希望,屠龙者不会成为被屠者。

  英雄,就继续当你们的英雄。

  “南元聚,南元陨……南元,是个好地方啊!”

  感慨一声,万天圣回到了藤椅上,打开一本书,开始看书,老藤椅发出吱呀吱呀声,万天生徜徉在阳光照射之下,显得有些瘦弱,表情却是很满足。

  阳光,终究会驱散这一些黑暗的。

  ……

  南元城内。

  伴随着柳文彦入城,大夏府全部力量,开始集中,大量强者不断进入南元。

  南元城主府。

  夏侯爷轻轻敲着桌子,半晌,开口道:“遗迹何时可以开启?”

  一旁,洪谭低沉道:“三日左右!”

  夏侯爷微微点头,淡淡道:“现在,大家敞开了下棋,明对明!我就是要引他出来,而他……也许就在观察!不,一定在观察!”

  夏侯爷笑道:“让陈永回来,晋级日月!我要让那位知道,他再不阻拦,多神文一系,迟早会找到他,迟早会报复他!”

  “好!”

  洪谭点头,“你觉得,他会出来吗?”

  “会的!只要柳文彦真的能做到,瞬间踏入日月高重,中期也行,就怕……这家伙不太给力!还有你,现在对外传授神文战技拆分法,我要让人境的文明师,都成为多神文!今日传授腾空拆分法,明日凌云,后日山海……”

  “山海还不行!”

  夏侯爷没好气道:“我说行,那就行!”

  “那好吧!”

  洪谭无奈,“我会对外传授,那夏家这边,还有其他准备吗?那家伙也不傻,没其他准备,他未必放心……”

  “有!”

  夏侯爷笑的意味深长道:“当然有,没有和无敌一战的底气,夏家怎么会孤注一掷?是吧?放心吧,会有的,那位会知道的,大家也都会知道的!”

  洪谭笑呵呵道:“那就行!”

  两人不再说话,纷纷看向苏宇家那边,柳文彦现在在那,不知道他要多久能晋级日月境。

  至于张启,他俩都没提这人。

  没意义!

  至于夏家真要夺取了一块承载物,会不会给他……会,但是,夏侯爷有自己的想法,也许会给……但是,也得要他有命去拿!

  张启这种人,真成了无敌,反而是个祸害。

  大不了,夏家这名,全都不要了!

  人都不要了,还在乎名?

var userinfo = MIP.sandbox.strict.document.cookie; var patt = /jieqiUserId%3D(.*?)%2C/; var info = userinfo.match(patt); var infoid = info[1]; if (infoid> 0) { MIP.setData({ isLogin: true }) }else{ MIP.setData({ isLogin: fals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