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几千公里的距离,飞去已经够耗费体力的了。

回去也不着急,叶冲就没有再施展神通飞回去。

他和唐纯则是在京城的别墅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很晚才起来。

而在叶冲和唐纯没有回小叶村的时候,小叶村就出事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李素娟和叶建国就找不到叶冲了,叶媛发现唐纯也跟着不见了。

昨天晚上还一起说话呢,今天一大早就不见了。

当然,这对于叶冲来说,倒是很正常。

李素娟一家已经习惯了叶冲的突然消失。

而还没吃完早饭的时候,村里就有人来闹事了。

一排黑轿车,足足有七、八量的样子,开进了小叶村,直接开向了叶冲家的院子。

为首的一辆黑轿车速度很快,在路过一段比较狭窄的小路的时候,还差点和一辆红色跑车装上了。

“玛的!你长没长眼睛?怎么开的车?”黑色轿车里面的司机骂道。

而红色跑车里坐着的,正是叶广才。

叶广才不想闹事,因此并未回嘴。

不过,他也很奇怪,为什么村子里突然出现这么多轿车。

而且,这些轿车里的人,都不像是好人。

那些轿车并没有停下,而是直接开到了叶冲家门口。

车子停下,从车里面下来了十几个彪形大汉。

为首的那辆车,跑下来一个小弟,然后恭敬的打开了后车座的车门。

只见里面坐着一个人,穿着一身的西装,正是赌场的西装男。

只不过,他今天并没有那天穿的人模狗样。

西装男领口敞开,领带歪斜,一脸凶相。

“就是这里?”西装男问道。

小弟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石少给的地址。”

“他么的,院子倒是修的挺漂亮,果然以前是个有钱人。”西装男看着叶冲家的院子赞叹道。

那小弟连忙拍马屁道:“嘿嘿,毕哥,这以后不还都是你的?”

随后,西装男对着小弟摆了摆手。

那小弟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踏进了叶冲家的院子里。

他目中无人的大步走进去,仿佛这片土地都欠他债似的。

“叶冲呢?叶冲那个王八蛋,快点出来!”小弟扯着嗓子喊道。

这一声,把屋子里做饭的李素娟和叶建国都吓了一跳。

不一会儿,李素娟和叶建国从屋里走了出来,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惊讶与恐惧。

他们都是老实本分的农家人,啥时候见过这阵仗?

“你,你是干什么的?”叶建国壮着胆子问道。

小弟冷笑道:“干什么的?要钱的!叶冲呢?那个王八蛋哪去了?快点说!”小弟的语气中,充满了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