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另一边,宫衔月一直都安安分分的待在别墅里,她没有急着去见冉染,而是配合温思鹤,在别墅里过起了二人世界。

温思鹤都觉得现在的温馨有些不真实,像是镜花水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

宫衔月一点儿都不着急,估摸着颜家那边的亲子鉴定快要出来了,该着急的是颜家,估计颜家很快就会派人过来请她了。

果不其然,颜家人马上就亲自开车过来,说是关于婚礼上的事情,要让原婉亲自跟她道歉。

温思鹤本来想跟着一起去的,却被宫衔月制止。

“你就在家里吧,我很快就回来。”

“不行,你要是被欺负了怎么办?”

温思鹤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将她的手拉着,“你必须带着我一起去。”

宫衔月也就叹了口气,算是作罢。

两人赶到颜家的时候,原婉已经在了,但是她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昨晚一晚上都没有睡。

她都不敢去看那些群里的消息,总觉得自己变成了笑柄,事实也确实如此,曾经那些塑料姐妹花,纷纷发短信来询问,看似在关心她,实则都只是想要八卦

婚礼上的事情闹得很大,已经变成了别人的茶余笑料。

原婉是真的恨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愤愤的看着走进来的宫衔月。

宫衔月似乎十分害怕她,脚步顿住,下意识的便往温思鹤的身后躲了躲。

温思鹤突然想起来,原婉的生日宴会上,当时的宫衔月就有些不对劲儿,但是那时候原婉说两人高中校友,他没有怀疑什么,那天宫衔月似乎也出了事情,

好像是被人泼了酒水。

宫衔月这样的性子,绝对不会主动去招惹人,看样子原婉是真的对她处处紧逼。

别墅里坐着很多人,宫衔月看到了颜契。

颜契这会儿坐在单人沙发上,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打火机。

其实他还暂时不知道老夫人的目的,更不知道那张所谓的亲子鉴定。

老夫人只把这个事情告诉颜礼了,而今天,颜礼也在。

颜礼在这个家里的存在感没那么强,因为他的工作涉及到了保密任务,就连回家都是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申请才行。

当年他的妻子去世之后,他回家的次数更少了。

别墅内很安静,宫衔月看向原婉,又马上收回视线。

原婉也坐立难安,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叫来。

最先开口的是老夫人。

“小婉,你高中的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你给衔月道个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