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辰阳大师的一声令下,整个炼丹师工会都“沸腾”了起来。

众多炼丹师,纷纷闻讯而来,想要一睹一尊丹道奇才的诞生。

不多时,整间丹房,已经里三层,外三层,被诸多丹道大师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除了给弟子们搬运药材留下的通道之外,几乎已经是人头攒动。

就连一些学徒和前来购买丹药的客人,也都忍不住前来凑个热闹。

“听说炼丹师工会今天来了个怪物啊!”

“可不是怪物么,三息就能炼成一炉丹药!”

“三息?开玩笑的吧?什么丹药啊!”

“听说是血元丹和凝神丹这两种低阶丹药。”

“才两三品?我当什么怪物呢,就这就这?”

“呵,你行么你?再者说了,那小子居然把二品的血元丹都炼出丹纹来了,你行么你?”

“什么?二品丹药也能凝聚出丹纹?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开不开玩笑的,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勒个去,真是怪物啊,二品丹药都能凝出丹纹,那个怪物叫什么名字啊?”

“好像叫什么水牛吧……”

“水牛???”

……

在无数围观群众的热议之中,凌峰却丝毫不被外界所干扰。

在炼丹的过程中,他的心神似乎陷入另外一重境界,整个人的气质,也完全和之前天壤之别。

而在叶无心和辰阳大师眼中,凌峰哪里还是之前那个呆呆傻傻的大水牛啊。

这家伙,怕不是某一尊丹道大能的转世不成?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炼丹房外的空地上已经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高阶药材,而那些货架上的低阶材料,也早就被六阶以上的灵花灵草,取而代之。

一时间,整个丹房内,充斥着浓郁的药香,弥漫开来,令人心旷神怡。

凌峰眼中闪烁着光芒,每看到一种药材,脑海中似乎就能自动联想出无数种丹方。

这好像是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似的,根本不需要经过大脑的思考。

而炼丹的过程,恰恰也是对于自身神魂本源的一种淬炼。

被封印在精神之海深处的神魂本源,似乎渐渐开始有些松动了。

凌峰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着自己。

好像是之前在他沉睡之中,听到的那个自称是“紫锋”的声音。

不过,此刻的凌峰已经陷入了忘我之境。

他的眼里,只有各种各样的药材,以及不断炼制出各种丹药。

他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药材尽收眼底,随后开始有条不紊地选取和搭配。

随着不断重复进行炼丹,他的手法也愈发纯熟,似乎连淬炼各种灵药的手法,都早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

终于,他不再像之前那样一股脑地将药材投入丹炉,而是逐一淬炼去除杂质,确保每一滴药液都纯净无比。

“这……这难道是早已失传的乾阳九炼之法么?不,好像更加深奥更加精妙!”

辰阳大师瞪大双眼,望着凌峰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敬畏与崇拜,甚至连膝盖都有些微微发软。

甚至有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丹神呐!

这个水牛真是丹神重生吧!

叶无心的嘴巴也张得几乎要垂到地上了,他死命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这家伙是自己认识的那头大水牛么?

他明明只是个满脑子都是吃的憨货啊!

而随着凌峰炼制的丹药品阶愈高,就连炼丹师工会之内的那些长老们,也都纷纷赶来。

最后,连老会长都亲自前来观摩。

“会……会长大人?!”

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道来,老会长走到辰阳大师身边,开口询问道:“辰阳,此子是什么来历?”

“老夫也并不知晓,这位水牛公子,乃是叶公子带来的。”

“哦?”

这位会长大人倒是也认得叶无心,朝他微微颌首,算是打了个招呼,旋即开口问道:“叶公子,他真的叫水牛?”

“水牛是他自己起的名字,不过严格来说,我老姐给他起的名字,叫做水寒!”

叶无心耸了耸肩,随口说道。

“叶将军给他起名字?”

老会长眼皮一跳,看样子,他也是将军府的人,可惜了。

原本老会长还想争取争取,让这个小怪物留在炼丹师工会,成为一名客卿长老呢。

但此人既然能得叶可人亲自赐名,基本上等同于将军府的“家仆”。

如此,他也就不好再开口要人了。

想到这里,老会长也不再多问,目光看向了正在聚精会神炼丹的凌峰。

只是短短十几息的时间,凌峰就又炼制出一炉七阶丹药,而且,他的手法越来越娴熟,控火和掌火的技巧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每一炉丹药炼制完成,都会散发出浓郁的丹香,令人陶醉。而凌峰脸上的表情也越发轻松自如,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而几乎每一次完成一炉丹药之后,下一次的手法,都会比上一次更加精进!

这种成长速度,简直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有些人一辈子的努力,恐怕都抵不上凌峰炼制两炉丹药之间的差距吧。

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然而,凌峰却似乎完全沉浸在炼丹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直到凌峰在炼制一炉八品丹药的时候,丹炉却率先承受不住裂开了。

凌峰这才一愣神,然后似乎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状态。

他抬了抬手,目光中也透着一丝不可思议。

这一切,都是自己做到的么?

而辰阳大师,哪里还顾得上心疼那口丹炉以及八品丹药的药材。

此刻,光是丹房之内拜访的各式各样的丹药,就已经足足装满了上百口大箱子。

这一切,几乎都是在短短的几个时辰内完成的!

无论是质量还是产量,都足以令在场的所有炼丹师汗颜。

他一个人几个时辰的工作量,比得上这个炼丹师工会所有炼丹师加在一起,不眠不休炼制好几个月了吧!

所有炼丹师……

不,所有人此刻都已经彻底被凌峰深深震撼。

望着那一大片堆积如山的高阶丹药,除了震惊,还是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