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归正传,中原人马击退圣耀联军的主力军,周兴云返回西线营地后,他的小日子过得可好?

回顾以前的记录,周兴云每次大战结束,都会‘深受内伤、要死不活’,急需一众美女无微不至的关照。

当韩秋澪告诉大家,作战会议将在一星期后举办,周兴云顿时就心花怒放,别提有多高兴。

因为周兴云觉得,自己有一星期的假期,可以为所欲为之无所不为!

于是乎,周兴云吃完早餐,就如同膝盖中了一箭,哎哟一声惨叫,猛地倒入宁香夷怀抱,说他旧伤复发、浑身难受。

周兴云原以为,只要自己在美女们面前卖惨,接下来的几天,他就能泡在温柔乡里浑噩度日。

然而,周兴云机关算尽太聪明,却漏算了一位刚正不阿,一身正气的真神人!

周青峰瞧周兴云‘负伤’卖惨,立刻就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帮周兴云疗伤镇痛。

娆月、维夙遥、宁香夷、塞露维妮娅一众姑娘是知道的,周兴云那‘嗷嗷待哺’的惨相,就是骗她们心疼,想让她们多多侍奉他。

炎姬军的姑娘们都心有灵犀,对周兴云碰瓷卖惨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周青峰则不同,周青峰是真以为周兴云伤势严重,急不可耐的帮他疗伤。

如此一来,周兴云立马原形毕露,根本装不下去。

这一刻,周兴云终于感受到,什么叫做父爱如山。

这一刻,周兴云恍然发现,小日子没法过了啊!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浩然正气的周青峰,天克吊儿郎当的周兴云。

老爸与儿子之间的血脉压制,淋漓尽致展现在众人眼里。

周兴云非但无法卖惨装可怜,就连日常浑水摸鱼,都会被周青峰封杀。

这次与圣耀联军交锋,华芙朵一直跟着天宫鸢东奔西跑,可谓功不可没。

周兴云自然要好好犒劳华芙朵,多抽时间陪她练剑。

周兴云陪华芙朵练剑,向来都是躺平摆烂,师父不用动,朵儿全自动,从头到尾蒙混过关。

然而,就在周兴云一如既往,和华芙朵愉快玩耍时,一枚小石头忽然袭来,啪嘀射在他腰间上。

是谁!谁特么敢偷袭老子!周兴云愤怒的回过头,结果看到周青峰站在场边,围观他和华芙朵练剑。

唉!是老子……唉,原来用石子偷袭自己的人,是他的老子,那没事了。

周兴云赶紧提起精神,好好地陪华芙朵练剑。

初代剑煌周青峰,会站在一旁,十分认真的指点周兴云陪华芙朵练剑。

只要周兴云有一丁点放松,试图耍赖皮,试图偷懒,周青峰都会用小石子弹他,教他如何发力御剑。

华芙朵一开始是很讨厌周青峰,她只喜欢和周兴云独处,不想让外人参入她和周兴云练剑。

但是,自从周青峰说出那句‘再练一遍’,华芙朵马上就不那么厌恶周青峰了。

周兴云陪华芙朵练剑,每次想草草结束,周青峰都不会让他下班。

周兴云乃华芙朵的师父,弟子都不嫌累,为人师父怎么能偷懒?

而且,周青峰觉得周兴云的剑法太差,师父的剑法比弟子还差,不多练练怎么行?

要知道,华芙朵的剑法举世无双,多少闻名天下的剑客,做梦都想领教她的剑技。

周兴云身在福中不知福,周青峰由衷希望他能从中多学一点伎俩。

再练一遍、再练一遍、再练一遍,周兴云陪华芙朵练了一遍又一遍,华芙朵当然开心得笑逐颜开。

诚然,周兴云可就悲催了……

在这短短的一星期里,周兴云心底喊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酒窝!老妈!酒窝!快来救救你儿!

周兴云做梦都盼杨琳快点来,只要老妈来了,就能分散火力,引走老爸的注意,从而让他获得解放。维夙遥、莫念夕等女,目睹周兴云的近况,不禁有感而发,假如当年周青峰没有失踪,周兴云这吊儿郎当、不务正业、老不正经的尿性,估计能矫正百分之五十

今天早晨也是如此,周兴云本想窝在房间,搂住维夙遥美滋滋的睡懒觉,结果却迫于无奈,早早起床陪维夙遥一起进行康复训练。

休息了一星期,维夙遥的伤势康复得七七八八,昨晚周青峰便建议她开始康复训练。

维夙遥原本就是个勤奋的好姑娘,周青峰这么一说,马上就得到她的认同。

毕竟,最近一个星期,维夙遥都在疗养,没怎么锻炼。

修炼武道就是不进则退,她怠慢了一星期,也该开始训练。

就这样,周兴云想赖床都赖不了,老早就被维夙遥叫醒,随她一起晨练。

之后……周兴云就被华芙朵逮住,又开始日复一日的练剑。

绝望呀!周兴云真的很绝望!

因为他纳闷的发现,自家老爹真是个经纶天下的神人,武道、医术、见识、上至公明大道,下至柴米油盐,他全都会……他全都会!

周青峰百事精通样样都会,为何能让周兴云破防?

答!周兴云滑天下之大稽、荒天下之大谬的神技,在周青峰面前不管用了!

周兴云每次找借口偷闲躲静,都无法瞒过周青峰的火眼金睛。

每逢周兴云口若悬河,试图忽悠周青峰,从而蒙混过关,最终都会被见多识广的周青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深明大义‘感化’他。

完了、真完了、全都完了、完都完了啊!

周兴云真辩不过周青峰,因为老爸说的头头是道、事事在理,而且周青峰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为他着想、为他好。

周青峰的观点不仅非常正确,而且还对周兴云百利无害,有助于他成长。

怎么着?周兴云能怎么着?周兴云根本招架不住!最终只能乖乖听话。

或许老天爷听见了周兴云内心的求救,又或者老天爷悲悯周兴云,就在周兴云陪华芙朵练剑,累得快要躺地上时……

她来了!她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