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神魂的手段,林白也并不陌生了。

在师父凌天子传授他飞剑之术的时候,其内便蕴含着分裂神魂的秘法,而如今九元神魔功内也有分裂神魂的秘法。

林白先是仔细研究了飞剑之术分裂神魂的秘法和九元神魔功内的秘法,结果发现……二则都是大同小异,都有异曲同工之妙,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但为了保险起见,林白还是决定运用飞剑之术内的分裂神魂秘法,毕竟这已经是林白多次实验后的结果,林白有足够的信心。

少倾,林白闭上眼睛,体内一股神秘的力量像是化作了一柄尖锐的剑刃,径直靠近那虚无缥缈的神魂之体,轻轻从神魂之体上割裂下了一丝神魂。

那一丝神魂从眉心之上慢慢飘落了出来,与骨和血一样,漂浮在林白的面前。

先后失去一块肋骨,一滴精血,一丝神魂,让林白元气大伤,满脸苍白,冷汗直流,虚弱地倒在了地上。

他脑海已经有些混沌,眼前视野也有些模糊,只觉得头重脚轻,就要昏昏欲睡。

可如今直觉告诉他,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精血、肋骨、神魂都已经取出,他还需要在最短时间内运用九元神魔功内的秘法将三则炼化成神魔印。

就在林白觉得自己已然无法支撑下去的时候,忽然整座圣所内传来一阵清凉的气息,使得林白迷迷糊糊的神智又恢复了些许的清明。

他知道这是宫主大人在暗中相助,但他却来不及道谢了。

恢复些许的气力和神智后,林白立刻盘膝坐在地上,按照九元神魔功内的秘法记载,双手在胸口前不断变幻成手印。

一个个的法印打向漂浮在面前的骨血魂之上,法印落在其上,便立刻沉入了其中,彷佛什么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但随着法印越来越多,漂浮在面前的骨血魂竟同时绽放出微光,彼此向着彼此之间迅速靠拢,竟有了融合的迹象。

“就差一步了!”

林白见状心底并没有高兴,反而是精神高度绷紧。

先前的法印仅仅是炼化骨血魂的其中一步而已,如今前置条件已经处理得当,接下来便是最重要的一步。

融合骨血魂,在秘法的催动之下,化作神魔印。

若是能顺利成功的话,那林白便算是能够炼制出第一枚神魔印了。

林白手中举动并未停下,反而是更加迅速打出法印落入骨血魂之上,使得三者之间开始相互交融。

魂融入骨,骨融入血。

精血先后融入魂和骨之后,其上立刻浮现出众多古怪而又奇特的符文脉络,散发着迷人的金芒。

最终那一滴深红的鲜血在林白的面前不断的跳动,下一刻,那滴血竟不受控制一般的向着虚空中飞遁而去。

“不好!”

林白暗道一声不妙,他自认为在施法的过程之中,并没有出现任何的过错,但融入魂与骨的精血,竟也发生了异变。

他似乎想要逃出林白的掌控之中。

林白本想运转修为前去拦截,却在灵力流转全身的那一刻,先是血肉中传来刺痛,随之胸口剧痛连连,就连神魂也是传来让林白无法忍受的痛苦。

剧痛让林白施法的速度有了一瞬间的停滞,那滴精血竟在此刻抓住机会,撞击在虚空之上。

好在此地的空间格外的牢固。

圣所毕竟是当代九幽魔宫宫主打造而出的地方,此地的空间极其牢固,就算是混元道果境界的武者来了,都不可能轻易破开。

精血撞击在空间壁垒上传来一阵闷哼,并未将空间撕裂而开。

这时。